Sealand' Studio

谈笑无鸿儒,往来有白丁

城市歌

我们都挤在这城市的小径
拼命向前挪动全部的幻念
谁也不知道这小径流向何方
纵然弯弯曲曲
无端的步伐全凭那执着的不悔

我们孤独而痴情地呼唤
把痛苦当作一颗缠绵的太阳
辉映的心曲从胸腔内逸出
不安份四处扩散
把笨拙的城市当作流畅的笔端

啊,我们
寒风凛冽或赤日炎炎中的怪人
我们,所有空间和时间的朋友
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跳起迪斯科
亲吻这城市亲吻这城市的幻想小径

(上海风 · 组诗之三:无名小调,第32-33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