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mit Yecai's Garden

谈笑无鸿儒,往来有白丁

中国新浪漫主义诗歌原则

(一)新浪漫主义诗歌的艺术本源

中国新浪漫主义诗歌是继第三代―后现代主义诗歌浪潮之后的一个新的艺术革命。这个革命酝酿已久,她不是第三代运动的延续,而是以往几代智慧、经验与教训的总结与新的构造。她从超现实主义的梦幻技巧中获得灵感,却以不同于超现实主义的浪漫思想境界理解和记录人类的精神活动。她同样具有先锋主义反理性的姿态,却不是简单地扯出反语言的旗帜,她赋予诗的语言以更为合理与适度灵活的秩序。她是文化,不是反文化。是诗,不是反诗。既是视觉的,也是声音的。她是西方先锋主义衍生的产物,也是中国诗歌艺术的继承与发扬光大者,且有更广泛的艺术领域等候她的拓展。

(二)新浪漫主义诗歌的艺术表现机制

新浪漫主义诗歌艺术产品的产出过程,是从单纯实践 态度到符号化态度的转化,是取消感觉的理性秩序,并使诗人与读者共同还原本性,投身于原始混沌幻想那一直接感知与审美的过程。
尽管新浪漫主义不能完全称之为”无意识的纯精神活动”,但她是建筑在摆脱特定意志和理性约束之上,注重原型理智或概念前提下的假设映像,以人的本真状态(下意识范畴)作为诱导艺术的中介。只有语言符号是唯一强调的“逻格斯”。

【艺术创作程序】

情感+意象 → 语言直觉 → 自动处理(超感性表现 →想象 →准理性传达)→语言符号(艺术形式 ≠艺术活动)

(三)新浪漫主义诗歌的语言组合

任何文明人类对外界的感知,都以语义为联系纽带。因此,语言虽然有一定程度的不确定性,却不能取消界定。否则,语言便失去其存在的意义。新浪漫主义不认为诗义传达(语言的生展)过程中的语义障碍会从根本上影响诗的整体境界,而认为只有意性才是接通直觉与意识的艺术活动中的最大障碍物。
在语言的具体运用上,新浪漫主义提出”反修辞”的特种修辞概念,这仅仅是为了证实由于语言的不确定性而使诗歌产品不得不以多样性和差异性的语言形式出现的缘由。它是一种从逆反心理出发,由文学观和审美观决定的另一适度的语言现象。因为诗这个最高级的文学品种,能够使诗人内心世界的脉动,甚至于自己也把握不准的潜意识在顺乎自然规律与艺术规律的前提下流于语言的形式(听觉语言或视觉语言)。
新浪漫主义认为 , 辞格、辞藻与辞趣均有均等的机会被诗人自动或自觉地使用。因此,它们具有同等重要的修辞意义。

(四)新浪漫主义诗歌的艺术主张

新浪漫主义认为诗必须抒情。这一主张是基于其艺术本源、语言动机和文化背景而产出,并囊括了纯粹抒情诗以及从边缘艺术领域衍生发展而来的诗小说、散文诗、现代诗剧艺术和有声诗歌等。
新浪漫主义不认为”唯灵”或”唯美”是新生代诗歌的方向。诗人应在自由本性的驱使下,以艺术规律驾驭语言文字,从美学角度出发批评艺术产品的真伪,把真诚当作诗的旗帜。
新浪漫主义对中国当代诗歌艺术的最大担忧,是民族责任心和使命感的淡化乃至丧失。而诗人的民主意识与正义感,是新浪漫主义诗歌孕生的土壤和她增殖的生命现象。
新浪漫主义是对艺术、人生和历史的一种诠释,是对人间正道和美好未来的一种祈祷与预言,因而她要求诗人把握住时代的脉搏,契合于时代,参与时代。
中国新浪漫主义诗歌在新世纪的曙光之中昭示了她新生的翅膀 。她的腾飞与翱翔 ,取决于缪斯探索者们新的勇气与牺牲精神。

(《太阳骑士》第1-3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