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mit Yecai's Garden

谈笑无鸿儒,往来有白丁

榜样与怀念雷锋

曾几何时,榜样二字几乎就是个褒义词。

又几何始,“榜样”却成了沽名钓誉或跟不上潮流的代名词。

其实,“榜样”是个中性词。牧羊人甚至牧羊犬都知道,要控制羊群先得伺候好头羊,因为羊群唯头羊是瞻。这里,头羊便是羊群的榜样。

而人是有思想的动物,于是,榜样便不等于头羊了。在芸芸众生那纷繁芜杂的大脑中,都有自己确定的行为规范来驾驭自己的生活、学习、工作和交往。但是,人们都在自觉或不自觉地寻找一个利于社会发展与道德完善的人格化的行为规范,这就是榜样。

人类社会的“头羊”不等于榜样,这是毫无疑问的。而人毕竟也是一种动物,头羊的示范作用也是不容忽视的。“上梁不正下梁歪”,何也?上行下效矣!可老百姓有时候也无法立队看齐,当“企业的主人”们因为改革的缘故在“满负荷”地工作或下岗待岗的同时,却发现“公仆”们因为改革的缘故在理直气壮地花天酒地、一掷千金;当普通群众几代同堂地挤在一间石库门房子里却又面临动迁不知何处过渡一筹莫展的同时,却发现曾宣誓要“吃苦在前,享受在后”的人……呜呼,此即平头百姓之红眼病乎?

人们自不禁回忆起雷锋的那个时代:

物质生活并不丰富,大多数老百姓从未看到过电视甚至听也未听说过空调。但人们朴素、实在、互帮互助,因为大家笃信共产主义道德情操,笃信领导——因为领导和大家一样穿着灰布人民装,住着职工宿舍。孩子们唱的是发自内心的“学习雷锋好榜样……”。

当然,人们怀念雷锋,不是怀念雷锋那个时代,而是怀念雷锋那个时代的人。

于是,徐虎,一名再普通不过的房管所修理工一经推出就出人意料地受到欢迎。

于是,焦裕禄式的干部——孔繁森的故事使得全国的老百姓终于流下了真实的眼泪。

(《为了自由的心灵》第6-7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