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land' Studio

谈笑无鸿儒,往来有白丁

时空飞行


不知为什么,通远的一个构思重新朝我微笑。不知为什么,当我又一次看见你,还是禁不住一阵心跳。 曾有数不清的初逢把空寂的月台布满。所有的眼晴都好似火种徘徊在冬天干燥的心绪旁。仿佛一个迅疾而轻盈的诱惑,更似幻想成为始料未及的生日礼物。于是我说这幻…